相遇

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第几次在曲折狭窄的小巷里迷失了方向。当时年纪尚轻的本田菊,不管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有些撑不住这样表面上目的明确,其实遥不可及的寻找了。不过毕竟是本田家的人,一旦下定决心除非死,谁也没法阻止他们完成计划。所以在几乎要跑断双腿的情况下,本田依旧固执的凭着那张揉得皱巴巴的字条上,字迹模糊的地址到处向路人询问。
皇天不负有心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王老头给本田菊指明了正确的方向,于是本田菊有幸站在了哪位曾经叱咤整个黑道的男人隐居的院子门前。
朱门因多年的风雨洗礼而褪色,铜质螭头门环已经泛起淡淡的绿色。青苔和爬山虎将院墙原本的模样完全遮掩,隔着高大绿墙你看不见院内的景象,空气中始终弥漫着的淡淡花香却暗示着对面的繁花盛景。本田菊深深呼吸着那股沁人的香馨,疲惫似乎一扫而空。本田走上青石台阶,木屐击石发出清脆的声响,与门环叩击朱门所发出略低沉的正好形成对比。
本田菊静静等待着主人前来开门。他并没有考虑到对方不在家的情况,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他确信对方会打开门。似乎在那时他已经隐隐探查到命运,只是没有预料到不幸的部分吧。
果然,不过多久紧闭的大门被人打开,一个人斜倚着门框探出身来,打量着罕见的访客。本田菊抬起头,这是他与王耀的第一次相遇。
无论过去多久,本田菊依然能清晰的记起那天王耀的样子:身着一件有些陈旧的赤色唐装,袖子高高卷起露出白皙纤长却不显得无力的手臂。不长不短的头发随意的束成一个马尾搭在肩头,那发上还散乱着几片粉嫩和雪白的花瓣。那人脸上的神情与装扮一样随意散漫,黑色的眸子在柔和的阳光下显出的是奇异的琥珀色。对方轻轻的勾起薄唇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然后如风般和煦的声音便在本田菊的耳边响起。
“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ps:just缠绕了自己两个星期的脑洞,能码全就是坑,没文力就当段子吧。

很明显只能当段子的

评论
热度(2)

夏天未能融化心底的冰原